河北11选5彩票通|河北11选5现场开奖结果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新聞頻道
小伙遭挑釁,用對方遞來的啤酒瓶“反殺”,正當防衛?這個細節法庭上吵翻了
時間:2019-03-25  作者:  新聞來源:  【字號: | |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正當防衛”成為代表和委員們討論的熱詞。陜西人王天賜一直在關注著有關正當防衛的各種消息。 
3月20日,他和妻子在家坐不住了,兩人來到北京將有關材料交到最高法和最高檢的接待室。這對鄉村醫生怎么也想不到,第一次來北京居然是因為兒子“犯了命案”。王天賜夫婦覺得兒子王浪的案件就是典型的“正當防衛”。 
2017年12月10日晚,大學剛畢業的王浪在酒吧遭遇社會人李雷的挑釁,王浪多次認慫、賠笑,但仍遭到李雷的辱罵、推搡。隨后,王浪用李雷遞給他的酒瓶還擊,導致李雷死亡。一審法院認定王浪故意傷害致人死亡,判決王浪有期徒刑九年。隨后,王浪上訴。

圖片

 
二審時,檢方認為王浪“防衛過當”。王浪在庭上不斷發問:誰能告訴我,當時那種情況,我應該怎么辦? 
小伙在酒吧里“反殺”挑釁者 
王天賜介紹,他們家三代行醫,在當地很有人緣。兒子王浪從小就是個乖孩子,從小到大沒惹過事。“跟誰說起來都不相信王浪這孩子會殺人。” 
在天涯論壇上,不少人都討論過王浪案,有網友提出質疑:能去酒吧混的,能是什么好人? 
王天賜說,王浪以前從沒去過酒吧。出事那天是他的初中同學苗林約他出來,一連打了5個電話,前3個電話王浪都沒有接,后來實在拗不過同學的邀請,才來到酒吧。據王浪的多位同學和朋友回憶,案發當晚,王浪本來是在健身房健身,接到同學電話后才離開。 
而當天晚上,在事發酒吧里,當地有名的“雷哥”李雷,站到了王浪的對面…… 
酒吧監控視頻顯示,當天20時32分,已喝過酒的李雷和兩個朋友來到酒吧,經過王浪的座位后,李雷拿起一個煙灰缸扔到王浪胸前,王浪遂從座子上抓起啤酒瓶起身與李雷發生爭執。 
爭執期間,雙方的朋友分別從二人手中奪下啤酒瓶。李雷繼續上前爭吵,并先后遞給王浪兩個啤酒瓶,王浪仍在跟李雷解釋,并幾次伸手試圖拍李雷的肩膀和胳膊示好,但都被李雷拿手推開。

圖片

 
王浪一直在討好,但仍被李雷辱罵、威脅 
在庭審時,王浪供述稱其當時一直在“認慫”,稱李雷為“雷哥”、“都是出來玩的,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之類的言語。但李雷并未罷手,兩次掀翻桌凳,還拿啤酒瓶威脅勸架的苗林。 
當李雷用左手推搡了王浪的脖子,做出類似扇嘴巴的動作后,王浪愣了2秒鐘,突然用啤酒瓶向李雷頭部擊去。隨后兩人糾纏在一起。 
視頻監控中也能夠看到,李雷曾回身尋找酒瓶、煙灰缸試圖反擊,但在王浪持續的攻擊下未能得手,隨后腳底打滑摔倒…… 
最終結果是,李雷死亡。 
被改變的人生軌跡 
事發前的夏天,王浪剛剛從安康市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在涇陽縣做藥廠的醫藥代表。本來王浪是想去醫院工作的,在醫院實習后考職位沒考上。王天賜回憶,就在事發前幾天,王浪還跟他說,“爸,您放心,去年醫院實習太忙,我沒時間復習,今年我一定能考上。” 
而社會無業人員李雷,事發前半年,他向路邊載客的出租司機收取每人3000元的“保護費”,否則便以威脅、恐嚇等手段不允許司機拉客。為此,李雷因尋釁滋事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李雷死后,有李雷同村人來看望王浪的父親,說王浪是“為民除害”。還有很多王浪的同學、老師、朋友簽了聯名信,來證明王浪是個“乖孩子”。 
但在王天賜看來,他更希望這件事情壓根兒沒發生過。如果李雷沒有死,王浪也就不會被羈押至今。或許他已經考上了醫院的職位,成為救死扶傷的一員。 
從案發后,王天賜只在開庭時見過王浪,他都沒有機會和兒子說話。“如果能見到他,我也會告訴他,照顧好自己,耐心的等待,法律會給出一個公正的判決。”王天賜紅著眼睛說。 
辯護人:參照“昆山反殺案”應認定正當防衛 
王浪的辯護律師認為王浪的行為是正當防衛,但一審法院沒有認可。 
王浪的案子發生在2017年12月10日,比著名的“昆山反殺案”早了半年多。2018年6月28日,王浪被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時,“昆山反殺案”也還沒有發生。但此后,輿論都將王浪案稱為咸陽版或陜西版的“反殺案”。 
因為他們都有相類似的特征:被害人主動挑釁引起事端;兇器均為被害人提供……而且,兩個案件當事雙方的身份也都很相似,被害的是“紋身男龍哥”和“社會男雷哥”,實施反殺的是打工仔于海龍和大學生王浪。 
二審的時候,“昆山反殺案”已經塵埃落定,辯護人王萬瓊、徐昕在庭上對比了王浪案和“昆山反殺案”,以此欲證明王浪反殺系正當防衛。 
在辯護人的辯詞中顯示,“昆山案”時當于海明反搶砍刀后,其與“龍哥”就是砍刀對徒手,而王浪案始終是啤酒瓶對啤酒瓶;“昆山案”中于海明捅刺“龍哥”5刀后,追砍第六刀沒砍到,刀掉在地上撿起來繼續追砍,而王浪用啤酒瓶擊打李雷6次,捅刺2次,并沒有追擊行為。 
公訴人:持啤酒瓶猛烈還擊是防衛過當 
二審時,公訴人認為辯護人將王浪案對比昆山案有不妥之處,應該更關注的是兩個案件的不同點,而非相同點。 
公訴人稱,“昆山反殺案”中,劉海龍先持刀攻擊于海明,于海明才在刀落后持刀反擊。而王浪案中,李雷對王浪只是徒手推搡,手接觸王浪頸部后,迅速離開,而王浪停了2秒,然后持酒瓶猛烈還擊,明顯超出了防衛的必要限度。

圖片

 
李雷攻擊王浪的這個動作后,王浪開始持酒瓶反擊 
公訴人將李雷用左手攻擊王浪頸部的行為稱為“推搡”,并認為是“輕微暴力行為”。而李雷雖然右手曾經舉起瓶子,但沒有明顯攻擊行為。相比較王浪持酒瓶猛擊李雷頭部、捅刺李雷軀體,防衛強度與不法侵害明顯對比懸殊。 
公訴人認為李雷對王浪的不法侵害,并未造成王浪身體受傷,而王浪的反擊則造成了李雷的死亡。公訴人認為,這也能說明,王浪的防衛強度超出必要。“怎么可能把推搡行為,評價為嚴重威脅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呢?” 
“辯護人一直在說正當防衛的法律意義,但是忽略了防衛過當也同樣有法律意義。”公訴人表示,防衛過當制度也是有價值的,法律鼓勵防衛,但不鼓勵過度暴力,不然防衛過當制度立法的本意就會落空。“這樣會把一些輕微暴力,變成刑事案件”。 
對于李雷左手推搡王浪的同時,右手曾舉起酒瓶欲毆打王浪。公訴人認為,不能對李雷的動作過分評價,預判猜測都沒有科學性,也并非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 
所以,公訴人在二審時指出,王浪的行為有防衛性質,但超過了必要限度,應為防衛過當。一審量刑過重。 
王浪:是不是得先讓他打傷才能還手? 
對于王浪的防衛是否“過當”,焦點在于李雷左手對王浪的“推搡”和右手舉起酒瓶的動作,正是這個動作引發了后來王浪的防衛行為。 
辯護人認為李雷的左手并非“推搡”,而是“掐捏”王浪脖子,使王浪產生窒息感。同時,李雷的不法侵害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包括此前的挑釁、辱罵和推搡,王浪作為一個剛剛走出校園的大學生,沒有多少社會經驗,且在李雷的持續辱罵和恐嚇下,已經極度恐慌,無法判斷李雷的行為是嚇唬還是會持續的攻擊。在實施反擊后,王浪也無法判斷自己是否占了上風,李雷是否還能夠繼續實施不發侵害。

圖片

 
王浪反擊時,李雷手中酒瓶掉落,曾試圖去抓煙灰缸還擊,但不慎摔倒 
在二審時,王浪也為自己辯護說:“那種情況下,我是不是得先讓他打傷了,才能還手。對方中途手里沒有了酒瓶,我是不是應該等他撿起酒瓶才能繼續反擊?” 
王浪父母和辯護人都認為,李雷挑釁在先,且在王浪已經認慫、賠笑的情況下,李雷仍舊持續挑釁甚至攻擊王浪,才是王浪反擊的關鍵。至于王浪的反擊是否超過限度,應綜合當時的環境、心理等全面考慮。 
“法律不能強人所難。”辯護人認為,王浪不是武林高手,不能以李雷的行為作為反擊的參照實施精確防衛,“難道得是李雷拿著酒瓶先打王浪,王浪才能還一下手嗎?” 
正當防衛?防衛過當?還是互毆? 
今年,連續幾起有關正當防衛的案件都引發關注。 
3月1日,“見義勇為反被拘”的福州小伙趙宇被認定正當防衛。 
3月3日,“淶源反殺案”涉事女大學生一家三口被認定正當防衛。 
與王浪案不同的是,以上兩起案件中,被害人均率先實施了較為嚴重的不法侵害。王浪案中,無論李雷左手觸及王浪頸部的動作是“推搡”還是“掐捏”,李雷所實際實施的侵害行為,就是這個動作,這個動作不足以造成王浪死亡。 
在網絡上,對于王浪的行為是否屬于正當防衛也有爭議,有網友認為王浪案是典型的互毆。 
此前,有媒體綜合了2016年至2018年100份涉及正當防衛的刑事判決書,其中僅有1起被認定為正當防衛,6起為防衛過當,29起被認定為互毆。 
中國法院網曾撰文對互毆過程中的防衛行為進行評述,互相斗毆指雙方或多方在主觀上均有不法侵害的故意,客觀事均實施了不法侵害對方的行為。因此根據《刑法》相關規定,在互相斗毆的過程中一般不存在正當防衛的行為。但是如果一方停止或者被動停止了加害行為,而另一方轉化成加害方時,則有可能存在正當防衛行為。在司法實踐中,互毆中不法侵害轉化的情形有兩種:第一,一方已經停止斗毆,向另一方求饒或者逃跑,而另一方仍緊追不舍,繼續實施侵害的;第二,在一般性的輕微斗毆中,一方突然使用殺傷性很強的兇器,另一方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 
由于王浪案件的爭議性很大,法官烏新剛告訴王天賜,王浪案將會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和法律專家一起來進行論證,然后再擇日宣判。 
人大代表建議正當防衛應出立法解釋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最高人民法院沈德詠法官作為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主任接受采訪時表示,正當防衛制度的適用確實容易引發爭議和關注,這也反映了正當防衛制度的適用是司法中的難題。 
一方面,刑法規定本身較為原則,司法適用標準不夠統一。對于正當防衛的適用條件理論上眾說紛紜,實踐中認識和把握也不完全一致,具體個案中常常出現截然相反的觀點和重大分歧。另一方面,具體案件裁判面臨較大壓力,案外因素考量過多。正當防衛涉及的重大案件,不法侵害人有的受到重大傷害,有的死亡。“死者為大”“、“死了就占理”,這是客觀存在的社會現象,辦案機關往往承受著一定的壓力。 
全國人大代表、甘肅省律師協會會長尚倫生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之所以出現正當防衛法規過于原則性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過去幾十年,國內正當防衛相關案例比較少。最高法、最高檢也并未出臺相應司法解釋,因此可供參考的資料比較少。尚倫生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此作出立法解釋。 
王天賜覺得,王浪案之所以受到關注,是因為社會上每個人都可能碰到類似的爭執,被挑釁的人已經認慫、賠禮,但換來的卻不是息事寧人,而是持續的辱罵、恐嚇,那如何依法的用正當防衛保護自己?某種意義上來說,王浪案比昆山案更現實。(相關報道可戳→陜西反殺案是否正當防衛?法官要請專家論證
檢察長致辭  
檢察長致辭
通知公告  
端午節期間食品安全預警公告
文山州人民政府食品安全委員...
關于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公...
云南省公務員2019年考試錄用...
文山州法檢系統2018年招錄公...
2018年文山州法檢系統考試錄...
2018年文山州法檢系統考試錄...
檢察長信箱
人大代表聯絡平臺
案件信息公開網
律師聯絡平臺
網上舉報
檢察之窗  
抽絲剝繭
專題活動  
“兩學一做”學習教育活動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創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州
檢察微博
檢察微信
友情鏈接    
 
河北11选5彩票通